回云

一个写全职的司马家本命历史博主。
我已经放弃拯救自己的lft定位了。

跑团/魏晋/全职/FGO/野男人
一腿同跨……算了我也不知道我劈叉成啥样了
只要爬墙爬的够快,我的坑就追不上你。
最近沉迷coc跑团,
我求你们去看稻草人那个团!

司马家骨科的毒唯过激推
只要你吹昭和师我们就是好朋友
在做暴躁历史同人lft主的同时兼写全职
我错了我再也不随便删黑历史了我把坑填完行吗
我激情磕昭师,求你们也磕一口

总体来说喜欢神秘阴鸷有故事的男人
精神纠结属性狂热爱好者。
情况严重时甚至发生痴迷走不动路,请不要惊讶

本命/墙头:
司马师/司马昭/钟会/明智光秀/木户孝允/薄荷/王杰希/喻文州/黄少天/许墨/天草四郎/岩窟王/兰陵王

【喻黄|方王】临渊01

三年前夏天的老文重发。有修改。

喰种paro。前期喻、黄视角主线。方王故事线在2-3w后才出来。

本来我以为稿子都丢了,没想到电脑系统重装了一下居然在我某个遗忘已久的云文档上找到了相当的存稿。

熬不过云哥洛翼他们长达两年的催稿,从今天起慢慢放出来。

============================================

黄少天,男,现年十八,社会自由玩家。真实身份是一只喰种——活跃于G区,师承于喰种组织“蓝雨”头目魏琛的喰种。

序章 暴雨、黄昏与摩托车(上)

电脑屏幕里技能光影四处乱飞,团队战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黄少天瞟了一眼窗外,手上操作不停。剑客夜雨声烦突然从角落中杀出,一刀结果了对方的核心。

胜负已定。

但他现在的心情有点糟糕。外面黑沉沉的一片,过会肯定避免不了一场豪雨。他没带伞,身上也没有多余的钱让他到街边临时去买把伞救急……现在只能祈祷雨来的迟一点了。

“哗——”老天仿佛故意和黄少天过不去,暴雨顷刻间落下。

“……………………”尽管身在网吧里面,身边也没有雪碧,黄少天依然感觉到了透心凉心飞扬,以及老天对他深深的恶意。

无语归无语,总要想些解决办法的不是?黄少天把目光重新投向屏幕,拉开一个私聊页面。

夜雨声烦:魏老大魏老大我跟你说件事啊!听完了千万别打我要帮我!

索克萨尔:啥事?

夜雨声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外面在下雨我没带伞!!!要放我一个人跑到集合地点我一定被淋成狗了您忍心看见亲亲徒弟如此悲惨吗![柯基.gif]魏老大你来网吧接我好不好!我在xx路上的这家网吧!

索克萨尔:嗤,这个时候才想起我有多好啦?[叼烟.gif]你是要我骑自行车来,骑三轮车来,还是骑摩托车来?

夜雨声烦:逼格敢高一点吗?!当然是摩托车了!你那辆摩托车我可是馋涎很久了!

索克萨尔:哦,这样啊。那你还是自个爬过来吧。

夜雨声烦:别!!!!!我知道老大你最好了不要轻易放弃任何一个无辜的孩子啊!!![尔康手.png]

黄少天,男,现年十八,社会自由玩家。真实身份是一只喰种——活跃于G区,师承于喰种组织“蓝雨”头目魏琛的喰种。

魏琛今天要带他去荣耀联盟的例会。

他们所在的城市是世界上喰种最活跃的城市之一。于此相对应的,也是CCG搜查力度最强的城市之一。这座城市中分散着约有二十个不同规模的喰种组织,如B区的微草,K区的百花等。对内为了争夺喰场和满足本组织的区域扩张要求,各喰种组织单独作战,有时会有一两家联合。对外则各组织联合成立荣耀联盟,协同抵抗CCG的追杀。

喰种首领叶修曾用九个字很精辟地概括了这种现象——“种内斗争和种间竞争”。

黄少天一推键盘,和网吧老板打了个招呼付钱下机。他走出网吧,插着口袋站在网吧的屋檐下等待魏琛的到来。

人类在骤雨中四散奔逃。黄少天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他们,脸上带着讽刺的笑意。

人类,不是号称是个喜欢雨的种族吗?可是现在他们的脸上看不见一丝一毫的喜悦之情,其实也是讨厌雨的吧?

……不对,他们讨厌的并不是雨,而且那个被雨折腾的狼狈不堪的自己吧。黄少天闲闲地想。他喜欢站在旁观者的角度观察这个世界,仿佛自己并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一部分。

这个视角很棒,能让他用近乎冷漠的残酷目光审时度势,从而做到一击必杀。

和大多数喰种一样,黄少天也不喜欢雨。雨会大幅度地削弱他们的感官。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原因是,每到下雨天,黄少天总会有一些不好的预感——说不上来为什么,也许仅仅是机会主义者的直觉作祟而已。

今天也是如此。

 

“轰隆隆——”

飞扬的水花伴着摩托车的轰鸣声由远而近。一辆摩托车用极其风骚的走位在一群飞驰的车辆间危险地穿梭。无视司机的骂骂咧咧,摩托车在水洼边上画出一个漂亮的圆弧,溅了旁边车辆一玻璃的脏水,最后稳稳当当地停在黄少天面前。

帅!黄少天在心里欢呼。

“妈逼你是不要命的吗?睁大了狗眼看看老子的车,要哪里磕着碰着几个你都赔不起,乡巴佬!”被溅了一玻璃脏水的车里冒出来个人头,人头对着他们张嘴就骂。

“老子的车他妈比你的贵重多了!你拿命来赔老子也稀罕个球!”摩托车主扭头回骂。他摘下头盔, 露出一张痞气的脸。那张脸可以用“不修边幅”形容,可是又不是简单的不修边幅。那人的一眉一眼加起来,硬是给这张脸添了几分乖戾和凶狠——绝对不是什么正派人物的脸。

魏琛。G区喰种组织“蓝雨”的现任头目。

他掂了掂手里的头盔,摆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老子就是屌你奈我何的无赖模样,举起头盔作势要往那辆车上砸,吓得那车主赶紧收回了头,手上一打方向盘,脚踩油门一溜烟跑了。

这人疯了吧?车主在心里碎碎念。他可不想让自己的车平白无故多一个坑。

魏琛哈哈大笑。他反手把头盔和一件雨衣丢向黄少天,接着朝他来了个飞吻。

黄少天一手稳稳地接住头盔和雨衣,另一手按在胸前做呕吐状。

“上来!”魏琛向他吹了个口哨。

 

“魏老大。”黄少天深沉地说,“您老年纪不小了,没事别装自己是少女杀手好吗?!我刚刚差点吐了。”

“你小子懂个屁,老子可还年轻着。”魏琛说。

“行行行。那您掏出身份证来向我大声朗读一下您的出生年月日行不?我知道您肯定不介意。”

“革命的人永远十八岁!”魏琛扭头向他龇牙。

“诶诶诶老大看路!”黄少天一脸惊恐,“前面有电线杆我们要撞上了!”

一辆摩托车载着两个人在城市街道上风驰电掣,前面是魏琛后面是黄少天。一路上的行人用景仰又惊恐的眼神目送这辆摩托车用无比张扬的姿态暴力地穿过黄昏的雨幕。魏琛打开了摩托车上的收音机,高分贝的摇滚乐倾泻而出,吵闹而疯狂。

人,白墙,行道树,街道在眼前飞快地后退。黄少天扶了扶摩托头盔,心想他们是不是正在往郊区开,为什么越来越……空旷了?

视线所及之处已经不太看得到人了。天慢慢黑下来,雨还没停,灰白建筑的墙壁被大雨洗刷留下的肮脏印记冷冷地盯着他们看。黄少天感觉到了一股寒意,寒意正轻轻抓住他的脚踝,温柔地抚摸着他的肌肤,像大海上歌唱诱惑人的女妖,用温柔地声音让人沉醉其中,再在不知不觉间……

把你侵蚀!

黄少天打了个哆嗦。这股寒意在他不自觉时已蔓延上他的脊背,令他无法不去在意它的来源。

周围已经没有人了,只有空旷的街道,森冷的墙壁,嘈杂的雨声和如海妖悲泣般的风声!

“坐稳了。”魏琛扭头看了黄少天一眼。黄少天这才发觉,魏琛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睁开了赫眼!

“……怎么?”

“围剿。哎呦CCG的人今天准备拿我开刀了?我们闯进他们布的阵里头了。现在啊,我估计那群小兔崽子大概已经开始压缩包围圈了。”

“那又怎么了?”黄少天歪头,“你肯定能闯出去的。”

“这不是废话嘛!盘丝螺旋阵,对就现在困着我们的这个阵,除了叶秋,老子还真没见过什么人能在我面前玩得转!”魏琛邪气地一笑,毫不犹豫地加速!

摩托车如野兽般咆哮着向前冲去!

“我——操!”黄少天觉得自己要和这辆摩托车一块装逼一块飞了。收音机关了,表盘里一堆指针噼里啪啦开始乱转,耳道中充斥着机械摩擦的声音和骤雨的嘈杂声响,令人头痛欲裂。

“把你的面具带上。”魏琛下令。

车轮碾过一个水洼,激起近一米高的水幕。黄少天这时还诶呀了一下表示衣服还是被打湿了不开心,不过他很快就意思到自己现在重点不对——

现在要他做的,可不是坐着瞎想。魏琛在开车后面还有一个他,无法在这里展开赫子。如果遇到CCG——

赫眼转换出现,天蓝色的羽赫从黄少天的后背展开。

——就要由他来担任斩断盘丝螺旋阵的利刃了!

 

魏琛的加速很快起效。在某一个岔口,摩托甫一转弯,就有两个提箱的男人等着他们。

站在前方的男人拿出了库因克,后方的男人则抄着对讲机语速极快地汇报。显然,后方的男人正在向布阵者汇报黄少天和魏琛的动向。黄少天冷哼一声,脚尖一踮从摩托车后座上腾空而起,越过前面打掩护的男人直刺后方的汇报者!

天蓝色的羽赫沾染了污浊的血,男人的喉管被划开一道细长的口子,血正随着心脏的跳动一股一股从这个口子向外喷,如同一个小小的喷泉泉眼。男人惊恐地低头,还不相信这个他被喰种给一刀秒掉了的事实。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黄少天轻巧地落在他的右手边,伸手夺过了他的对讲机狠狠地掷向地面,动作流畅一气呵成,“你已经死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另一人意识到这边发生的惨剧,立时调转方向,挥舞着库因克抽向黄少天。

闪避,移动,攻击。漂亮的羽赫自雨幕中划出一道亮丽的残影,黄少云从地面以一个诡谲的角度踢上了这个人的肚子,然后飞身再追,用细碎的、如箭矢般的羽赫碎片封死他的退路,再后,一刀致命。

“哎呀,魏老大,你判断的突围方向难得正确一回。”黄少天落在高处朝魏琛挤眉弄眼,“我帅吧?”

“臭小子快下来!”魏琛笑骂。

 

摩托车继续向前开。

一路上他们还看见了几组CCG的人,被黄少天无一例外地解决掉了。年轻的喰种在这时已经能隐约看出日后作为“妖刀”的风采。CCG搜查官们的每一个防守空档都是机会,只要被黄少天抓住,他们就绝无生还的可能。

情况判断正确。

突围方向正确。

反包围手段正确。

形势很好。

可是那种不详的预感却如一片阴云,挥之不散地笼罩在黄少天心头。

“干的漂亮。”再一次用摩托稳稳地接住黄少天后,魏琛说。他们已经十多分钟没有搜查官了,魏琛判断他们基本已经冲出包围圈。他摘了面具,赫眼消失。摩托车的车速被放慢下来,收音机开始歌唱音乐。

乐声轻柔舒缓,和着淅淅沥沥的雨声,仿佛在庆祝他们劫后余生。

魏琛啐了口吐沫抱怨,“都怪这群兔崽子,我们得在街上绕来绕去绕一大圈,说不定今天的例会要迟到。要给叶修这个不要脸的知道了指不定我们得被他笑一个星期。少天,你的头盔呢?”

黄少天望天,“啊,那啥,刚刚动作太大,丢了。”

“靠,回头还要去重新买头盔。要是在老子巅峰的时候,哪用得着你啊,看我分分钟把他们串成一串烧烤。”

“说好革命的人永远十八岁呢?”黄少天斜眼看他,“您要承认不行我立即去买盒肾宝孝敬您。”

“靠,我可不要和你玩什么他好我也好,老子虽然下限低,但还是有下限的。”魏琛说,“我觉得还是成长快乐适合我。”

“……魏老大您自黑的技巧越来越精湛了。”黄少天诚恳道。

“不过这件事情我还是得严肃的和叶修他们商量一下,盘丝螺旋阵是喰种创造出来对付CCG的,没想到被CCG的人学了去,反过来用来对付我们,太操蛋了。要不是老子和叶修摆过这个阵几次,刚才搞不好真的困死在里面了。”魏琛说。

……

……奇怪。黄少天想。

照理来说,他和魏琛已经突破包围圈很久了,为什么还是看不到一个人?

诡异的寒意已经蔓延到了黄少天全身……此时他终于明白了这股寒意的来源。

到底来自哪里呢?

骤雨?黄昏?空无一人的街道?惨白惨白的墙壁。

不,都不是,这股寒意并不是由任何存在实体的物质创造的。

它来自于虚无的,抽象的——

危机感!

黄少天打了个寒噤。他突然想起几天前晚上在网吧和叶修一块下本的时候唠嗑的内容。叶修和他说了一件事,内容是他最近挑了几个优秀的喰种对一个CCG搜查官小队练习摆盘丝螺旋阵,本来以为全灭对方没有问题,结果在最后关头被其中一个二等搜查官破解了运作原理,让他们全员逃脱了。更搞笑的是,那个二等搜查官随身都不带库因克的。

当时黄少天嘲笑了叶修足足十分钟,现在……他体会了一把名叫“细思恐极”的情绪。

现世报啊!绝对是现世报啊!

看不到一个人……他和魏琛根本没有突破包围圈!那几组被他杀掉的CCG搜查官成功惊动了盘丝螺旋阵的指挥者,并在损失最小的情况下以最快速度重新调整了节奏,恢复原来的计划准备把他们包围后击杀。

假设指挥者从他们杀死最后一组搜查官时开始调整节奏的话,现在他们大概已经进入了收缩包围圈的最后时刻。

“糟糕了。”黄少天能察觉的东西,魏琛同样察觉到了。摩托车迅速停下,车轮告诉摩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声响。“戴面具,下车。”他对黄少天说。

魏琛的面具是一副遮挡了整脸的白底面具,是和他本人格格不入的神秘优雅的风格。面具上绘有层层叠叠变化奇诡的紫黑色纹路,因此CCG的人称呼“蓝雨”的头目为“诅咒”。

黄少天依言照办。摩托车被两人扔在了一边,现在他和魏琛背靠背,警惕的打量四周。黄少天的面具是最近新做的,在CCG的资料里还不太具有辨识度。不过它很快会有一个名字“妖刀”——蓝色的碎纹凌乱地铺展在半脸面具上,犹如日本剑豪斩断水流时在水面上荡开的纹路。

“魏老大。”黄少天轻声说,“你老实告诉我,现在情况到底有多糟。”

魏琛笑了一声,“嘛,放心,其实也没多糟。老子的能力你还不信?”他顿了顿,指给黄少天一个方向,“那个,少天啊。过会听我的指令行动。我要是说了跑,你就往这个方向跑,拼命跑。”

“拼命跑?”

“嗯,是。不要回头啊。”魏琛说。然后他深吸一口气,扯着嗓门大声喊起来,“CCG的小兔崽子们——滚出来吧——老子看透你们的计划了——藏着掖着多没意思啊——”

tbc

序章剩余五千字半小时后发。

评论 ( 9 )
热度 ( 115 )

© 回云 | Powered by LOFTER